律师论文

 
我国金融不良资产的形成原因和特点

北京市君茂律师事务所  胡卓宏律师


    中国的金融不良资产分布广,涉及各行各业,资产形态各异,重点在广东、北京、江苏、上海、山东等经济发达省市。资产分属工业、农林牧渔、建筑、交通运输、邮政通讯、批发零售、房地产、社会服务等37个行业,与50家上市公司发生直接或间接的债权债务关系,金额达数十亿元。在我国的金融不良资产中,相当一部分是计划经济时期不当的资源。其形成原因大概有几下几个:

    一、立法的缺位导致法律不能对社会经济生活进行有效调整

    1、政策和行政命令主导经济。计划经济时期,国家主要依靠政策和行政命令对社会经济生活进行调整,法律这一重要手段并没有在社会经济生活中起到主导作用,而是处于一种角色虚置的现状。在这一背景下,相关经济立法的长期缺位,银行、企业等各种经济主体之间的关系模糊不清,国有企业的信贷资金按政策和行政命令实行供给制,专业银行实际上承担着社会总出纳的超经济职能。在1995年以前,国有企业流动资金的95%以上都是靠银行贷款解决,资金在不考虑市场因素的情况下一马平川地涌向国有企业,人为地造成银行大量的坏账、呆账和悬账。特别是在我国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过程中,许多国有企业被激烈的市场竞争所淘汰,大批企业停产、关闭、破产、解散,使企业的经济风险转稼给银行,造成金融不良资产长期居高不下。

    2、相关法律不健全,使银行业务活动缺乏必要的法律依据。早期在“宜粗不宜细”的立法指导思想下,许多法律制度没有建立起来,如在1995年以前经济活动中至关重要的担保法律制度一直没有得到立法的确立,大量资金在没有担保的情况下借贷出去,还有企业改制行为的制度约束缺位等等,这些都为不良资产的形成埋下伏笔;有的虽然已经立了法,但由于立法的概括性和原则性,使法律法规根本不具有具体实施的可操作性,在这一背景下,各部门纷纷制定实施细则或部门规定,基于不同行业主管的不同利益趋向,其制定的实施细则或部门规定缺乏系统性,且互相矛盾,造成信贷业务活动的混乱,如企业登记管理制度,特别是企业“一销两歇”中的清算问题,就显得凌乱不堪。

    3、已经确立的法律制度,未能得到有效实施。如企业法人制度虽已确立,但真正的企业法人地位得不到法律的有力保障,一方面是企业自主权得不到保障,一方面是企业自身缺乏科学、合理的决策监督机制,企业行为得不到合理的约束和控制,这使得企业资产产权混乱、内部结构失衡、生产效率低下、缺乏有效的激励机制,不仅不能在市场竞争中发展壮大,还逐渐走向衰落,丧失偿还能力;再如企业相互担保,形成担保环链,使担保形同虚设。一些企业在向银行申请贷款时互相担保,表现为乙为甲贷款担保,丙为乙贷款担保,最后由甲为丙担保,若乙向两个金融机构贷款时,分别由甲、丙担保。这些情况的存在使担保失去意义。如得不到有效地制约,金融机构的信贷风险势必增大。

    二、宏观经济政策不稳定,经济起伏剧烈。在计划经济体制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转轨过程中,由于种种原因,我国经济运行时冷时热,相应的金融运行在失控、紧缩、放松、再膨胀的恶性循环中进行,加大了银行经营风险管理的困难。特别是在经济建设中,由于对基本建设的计划调控政策不稳定,要么一哄而起上项目,要么“一刀切”予以阻止,结果形成不少“胡子工程”,银行骑虎难下,只好强撑着支持。这无疑会给银行信贷资产带来很大的风险。如海南省经历的三个泡沫经济发展时期——进口汽车、出口家电和房地产开发,随后而来的治理整顿、宏观调控和银根紧缩,给海南的各行各业带来了巨大的影响,大部分企业由于适应不了外部环境的急剧变化而出现经营状况恶化,其结果是成片已征用的土地被闲置,大批项目下马。截至1998年海南省积压空置房380万平方米,停缓建商品房1959万平方米,已征用未开发的土地达6309公顷,积压的资金达490亿元,是同期海南省GDP的1.1倍。从而导致大部分贷款本息无法收回,形成高额不良贷款。

    三、金融监管乏力。近年来我国金融监管体制逐步理顺,金融监管工作不断加强,但是与国际上先进的金融监管相比,我国的金融监管仍存在不少问题。具体表现在:(1)监管目标错位。目前,我国金融监管仍然侧重于合规性监管,忽视风险性监管。合规性监管的市场敏感度差,措施往往滞后于市场的发展,不能及时防范金融风险;而风险性监管在风险识别、度量和处理方法上有着明显的优势,能够及时反映商业银行的经营状况,防范和化解潜在风险。(2)监管重心不明确。我国金融监管部门对国有商业银行的法人治理结构和内控重视不够,监督不力,往往忙于外部监管。特别是对国有商业银行经营管理班子的职责和行长的职责不够明确,对其行使职责的情况缺乏有效监督。(3)监管方式单一,手段落后。我国金融监管部门主要以现场检查的方式对国有商业银行进行监管,监管人员被动地按照上级领导的要求和指示,完成所要求的统计报表和检查工作,这就使得其只能对少数问题严重的银行进行查处,而难以对整个银行业实施全面的、经常的、防范性的监管。而且由于监管手段落后,使金融监管的有效性不高。当前国有商业银行金融电子化已初具规模,无纸化操作越来越多地出现在金融运作过程之中,而目前金融监管的依据主要是银行填报的各类报表,但目前很多报表不规范,信息失真,使金融监管工作失去了防患于未然的作用,成为事后收拾“残局”的行为。(4)监管人员整体素质不高。监管人员的素质在整个监管工作中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监管质量的高低和权威性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监管人员的道德品质、业务素质和从业经验。目前我国金融监管队伍中,学历水平高、监管经验丰富的专业人才少,业务培训也存在许多不足。同时,部分监管人员与被监管者保持非正常往来,使自己无法公正公平地行使监管职责,对非法金融活动打击不力,不能依法妥善处置金融风险。

    四、国有商业银行经营意识和风险观念淡薄,金融产品开发乏力,监督制约机制不健全。(1)长期以来,国有商业银行采取粗放型的经营方式,偏重于增设机构和扩大规模,尚未建立起高效的内控治理结构和科学严格的信贷管理制度,经营权与决策权分离,责任不清,经营意识不强,管理手段落后,很难使规范有效的管理落到实处,对于贷款风险通常也很难追究个人责任,贷款风险责任制没有得到真正落实。(2)国有商业银行至今还没有完全作为真正的企业参与市场活动,受金融政策和自身条件所限,产品开发乏力,客户只能被动地接受和适应银行所提供的金融产品。如南京爱立信通信有限公司不仅是江苏省的利税大户,也是众多银行争夺的黄金客户。2002年3月,南京爱立信通信有限公司由于中资银行不能满足其个性化金融服务要求,凑足巨资提前还完了工商银行、交通银行19.9亿元人民币贷款,转而再向华旗银行上海分行贷回同样数额的巨款。近20亿元的贷款业务一夜之间流向了外资银行,中资银行失去了一个优质客户。(3)项目评估质量不高。我国国有商业银行的信贷队伍建设滞后,人员素质低,多数不具备成熟的现代管理能力和水平,对贷款项目缺乏足够的调查研究和分析论证,使贷款决策发生失误,影响银行经营效果,给贷款带来风险。(4)银行同业间不正当竞争愈演愈烈,有的银行乱拉客户使企业有机可乘,多头开户,多头贷款,逃避银行的监督管理,致使信贷风险日益增大。

    五、企业过度负债,经营管理不善,效益不佳。由于国有商业银行资产的运用主要是向企业发放贷款,因此,企业经营状况的好坏、还贷能力的大小以及还贷意愿的强弱等也就成了影响银行资产质量不可忽视的因素。目前我国存在着“企业间接融资比重高”和“企业资产负债比重高”的问题。据统计,2003年上半年,国内非金融企业部门(包括住户、企业和政府部门)的新增融资金额为2.13万亿元,其中银行贷款1.9亿元,占比89.5%.许多国有企业的资产比债比率在70%-80%,国有工业企业的资产负债率也高达65%,大大高于工业化国家和国际公认的水平。在西方国家,一般认为企业资产负债比率不应超过50%,否则,就应认为是风险企业。同时,我国国有企业一方面要组织生产经营,另一方面还要承担职工医疗、保险、教育、福利性事业等义务,使得企业在市场竞争中包袱沉重。过度的负债经营和沉重的包袱削弱了国有企业抵御经营风险的能力。再加之企业经营管理水平低,资金运作不当,造成企业经济效益不佳。这些问题反映到金融领域内就是银行呆账、坏账贷款比率不断攀升。

六、社会信用环境差,企业故意逃废债。其主要方式有:采取抽空原单位,组建新法人的办法,甩掉包袱,轻装突围,使银行债权悬空;改头换面组建新公司,原有贷款本息挂账,或是直接向银行提出豁免贷款本息,并得到当地政府的支持;假破产,真逃债,破产后将生产资料分成几块成立新企业,而不落实债务,使银行讨债无门。

    七、地方行政违法干预银行的信贷活动,使银行的信贷业务在一定程度上丧失自主权。

    1、地方政府干预银行信贷活动。地方政府作为当地利益的代表者,从加快经济发展的高度出发,要求企业上项目,增投资,往往行使行政干预手段逼迫当地银行配合贷款,使一部分资金直接流向产品无销路、经营效益差、资信程度低的企业,人为增加银行不良资产形成的风险。而在当企业亏损时,地方政府又以保地方税收、企业职工工资和社会稳定为由,要求优先清偿税收和职工工资,从而把企业的损失转嫁给银行。

    2、地方政府干预司法追索贷款。当法院依法执行已生效的判决时,追索国家信贷资金时,由于涉及地方经济利益,案件当事人所在地行政机关、职能部门往往不予以配合,有的甚至故意干扰法院执行,致使银行的债权常常难以实现。

    3、地方政策转稼政策性贷款引起的损失。目前我国的政策性贷款由四家国有商业银行来承担,但固定资产贷款项目一般由政府部门指定,其结果一旦投资决策失误,其不良后果主要由银行来承担,从而造成银行不良资产。而流动资金的贷款中,诸如支农、扶贫、科技开发、救灾等都实行优惠利率,这些政策性贷款本该由财政给予贴息,但由于财政困难,政府拿不出钱,就把贴息负担转嫁给专业银行,由专业银行承担这部分“政策性”损失。

据统计,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前形成的不良贷款,大约有30%是向国有企业输血造成的,大约30%是行政干预造成的,有10%源于司法环境因素,有10%归于国家产业政策调整,另有20%是银行自身不当经营造成的。总体来说,我国金融不良资产具有以下特点:

    一、不良资产数额巨大,不良贷款比重相对较高。

    二、我国银行不良资产产生的原因复杂。我国银行不良资产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其中既有历史的原因,也有体制的原因(如政企不分以及国有企业和国有银行经营管理不善等),还有政策和法律变化的影响等等。

    三、利益关系特殊。在国外,企业和银行是独立的市场经济主体,银企关系比较清楚;我国国有企业和银行都是国有的,银企关系相对模糊。由于国有商业银行和国有企业都是国有的,国有商业银行的不良债权和国有企业的债务问题是同一问题的两个方面。国有商业银行不良资产问题(当然国有商业银行和政府也有一定责任)的实质是国有企业的债务问题,是国有企业经营管理不善、效益低下、缺乏竞争力等的综合表现。

    四、不良资产类型特殊。在国外,银行不良资产大多表现为房地产贷款或股票等资产,本身具有较高的价值,而我国银行的不良贷款则主要是信用贷款,比如大量对外贸企业的不良贷款等。
   


Copyright©2009-2010 广东客都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粤ICP备10205033号技术支持:炎宇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