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论文

 
该不该赔付的被扶养人生活费

广东客都律师事务所  胡继宏律师


  黄某的儿子在交通事故死亡后,黄某向肇事方提出死亡赔偿、丧葬费、黄某本人的被扶养人生活费等项目的赔偿请求,肇事方对上述请求除黄某本人的被扶养人生活费有异议外,其他项目均愿意赔付。肇事方认为:黄某已满60周岁,系单位的退休职工已按月领取退休金,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第2款的规定,不应当赔偿其被扶养人生活费。
  上述司法解释第二十八条第2款规定:“被扶养人是指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扶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被扶养人还有其他扶养人的,赔偿义务人只赔偿受害人依法应当负担的部分。被扶养人有数人的,年赔偿总额累计不超过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额或者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额。”由此,引发出对如何认定“丧失劳动能力和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探讨。
  一、达到法定退休年龄的公民能否认定为丧失劳动能力?
  我国没有法律规定达到法定退休年龄的公民就视为丧失劳动能力,但按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关于企业职工“法定退休年龄”涵义的复函》(劳社厅函〔2001〕125号)中规定:国家法律规定的正常退休年龄为“男年满60周岁,女工人年满50周岁,女干部年满55周岁”。公民的法定退休,并非是其身体条件使其本人丧失了劳动能力,而是法律规定其不再享有退休前的劳动岗位,没有了劳动岗位就意味着丧失收入。所以,退休是一种权利,使达到了法定退休年龄的公民取得了退休、享受国家给予生活、福利保障的权利。那么,对年满退休的公民就应当视同丧失劳动能力。
  同时,上述司法解释第1项规定的“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也是认同年满退休的公民视同丧失劳动能力的。
  二、无其他生活来源的“其他”应指由扶养人提供的“其他”。
  1、子女对父母的扶养属法定义务,《婚姻法》第二十一条规定“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子女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这是法律规定必须履行的义务,不允许附加任何条件,否则将面临民事责任甚至刑事责任。显然对于负有法定扶养义务的子女对父母的赡养义务,不是必须以丧失劳动能力和无生活来源为先决条件的。
  2、既然是子女的义务,那么这里所指的“其他”应指子女履行抚养义务中的“其他”,比如为父母购买了足够的养老金、购置可以产生稳定收益的物业、有固定收益的投资回报等等,使父母有子女提供的其他生活来源作养老保障。
  3、这里所指的“其他”不能等同于被扶养人已享有的生活来源。本案中黄某的退休金,属于其自己已享有的生活来源,对于自己所有的权益显然不能理解为“其他”。
  三、应当充分考虑法律的公平因素和公序良俗。
  我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现状决定了采用传统家庭养老的模式,而非社会养老模式。一个人的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每个人都会因年龄大而丧失劳动能力,需要子女赡养、照顾、安抚、关怀。所以,父母养育子女同时希望得到老有所养,属于父母对子女的期待利益,而且这种期待利益是必然发生的,就像银行的存款,支付是不可避免的。
  作为被扶养人的父母,除了享有退休养老这一最基本的生活保障同时,仍有获得相对舒适美好生活的权利。否则,既要忍受丧子之痛,还要担忧今后扶养无着落生活质量明显降低,更加深了精神痛苦的程度。如果因被扶养人享有退休金而免除侵权人的赔偿责任,既违反了法律的公平原则,也违背了社会的善良风俗。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在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认定对被抚养人生活费的赔偿条件时,特别是对达到退休年龄的被抚养人而言,应当取消对“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限制,或者不应对“其他生活来源”作狭义的片面的理解。
              
  
                                  二0一二年三月一日

Copyright©2009-2010 广东客都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粤ICP备10205033号技术支持:炎宇服务